速译尊重”信、达、雅”的医学、法律、商业稿件翻译

严复(1854 ~ 1921),福建侯官(今福州)人, 字几道。 1866 年 ,他考入福州船政学堂, 1877 年被 派往英国留学,学习海军。留学期间 ,他广泛涉猎了亚当·斯密 、约翰·穆勒 、孟德斯鸠、达尔文、赫 胥黎等人的经济 、法律理论 、进化论和逻辑学等新学说新思想 ,参观过英国议会 、法院等制度设施, 深入地了解了西方的政治、经济和社会 。严复所处时代正是中国处于生死存亡的时期 ,启蒙与救 亡是中国近代两大主题。为挽救危亡的中国, 他大量翻译了西方著作。在中国思想界产生了极大 影响, 被人誉为“译界泰斗”和“能熔中西为一冶”的第一人。他较为系统地提出了“信、达、 雅”之翻译标准, 对中国翻译思想和翻译理论产生了较大影响 。

1895 年 ,严复开始翻译赫胥黎的著作《进化论与伦理学》 , 并取名《天演论》 。他在《天演论》的 “译例言”中说:“译事三难:信、达 、雅” 。他引用孔子的话 , “修辞立诚” , “辞达而已” , “言之无文, 行 之不远” ,并指出 ,信、达、雅“乃文章正轨, 亦即为译事楷模 。故信 、达而外, 求其尔雅” 。此翻 译思想一出 ,即备受推崇, 甚至被奉作翻译的“金科玉律” 。
首先,信是翻译之前提和基础。
所谓“信”是指要忠实于原文 。翻译的过程是正确理解原文和创造性地用另一种语言再现原 文的过程,而译者正是沟通原作与译作之间的桥梁。基于对原作忠实的原则, 翻译有从属性的一 面 ,即在翻译时译文无论是思想内容 、感情色彩, 还是风格韵味都必须忠实于原作 , 这是翻译的前 提和基础。如果译作在思想内容 、表达方式、感情色彩与原作相去甚远 ,那就是不“信”了 。正如钱 钟书说的那样,翻译者无权改变原作的内容, 也只能运用翻译的技巧, 以稍稍自由的手法 ,来彻底 表达原意,而构成正确的翻译。译者只能在原作作者通过原作所给定的范围内进行再创造, 包括 原作的内容 、风格 、文体等 。只有翻译时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忠实于原文 , 才能达到翻译的“与原文 最接近的功能等值”的效果 。作为译者首先要有较强的理论素养, 能正确理解原作 。只有理解原 作 ,才能再现原作 ,这是“信”的基础。能做到这一点 ,严复认为“求其信已大难矣” 。
翻译从一定意义上讲是在两种语言符号系统之间寻求相同的意义, 将其中一种语言符号所表 达的意思用另一种语言符号表达出来 。从语义学的角度来看 ,它是在寻求两种不同语言符号之间 的同义和等值,这是最基本的“信” 。任何原作不仅存在表面的意思 ,还有用文字所表达出来的隐 藏于文本之中的深层内涵, 作为译者也要将这些信息传递给读者 ,对读者做到诚实不欺, 这是更深 一个层次的“信” 。这是严复所说的, “凡此经营 ,皆以为达,为达即所以为信也” 。如果仅仅是 忠实于文本表面意思 ,但不能流畅地表达原作深层意思 ,“顾信矣不达, 虽译犹不译也” 。
其次, “达”是翻译之目的。
严复所说的“达” , 不是指我们在翻译中的表达清楚 ,语言通畅, 是“ 达旨”(达意)的“达” , 也就 是表达原文的宗旨,即表达原文的思想、内容。有学者曾对严复的“达” 作过中肯的评价, 严氏所谓 “达旨” ,所谓“发挥” , 一般理解为意译 ,实际上是编纂,完全超出了翻译的范围。
从理论上讲 ,翻译是一个信息转换和传递的过程, 目的在于用译入语以最接近 、最自然的方式 从意义和风格两方面再现原文信息。不同的文化背景 、风俗习惯 ,其语言文字表达必然不同 ,一个 良好的译作必然是在本土中寻求最合适的语言来表达原作意思 。严复认为 ,中西语言文化有较大 差别, “西文句中名物字,多随举随释 ,如中文之旁支, 后乃遥接前文 ,足意成句。故西文句法 ,少者 二三字 ,多者数百十言”。所以在翻译过程中则要对原文形式作一些必要的调整 ,否则就会出 现一些令人费解的词语 。“故词句之间 , 时有所亻真倒附益, 不斤斤于字比句次” 。只有对一些 词句进行“删削取径” ,才能做到语言通顺 。
通过对句法调整, 使语言通顺是做到“ 达”的基础 。“达”的更高层面是要表达原作的深层蕴 意 ,这需要译者能对原作“取明深义” 。所以这要求译者“将全文神理 ,融会于心 ,则下笔抒词 ,自然 互备。至原文词理本深,难于共喻,则当前后引衬 ,以显其意”。也就是说译者要对原作宗旨 有深刻的领会,再以另一种符号表达出来 。这与塞莱斯科维奇教授对翻译目的与手段关系之间的 论述具有异曲同工之妙。 “我们是将翻译作为交际结果进行研究的 。翻译首先是人类的交际行 为 。在自然的交际活动中, 语言主要是起工具的作用。因此我们强调 ,翻译的对象应该是信息内 容 ,是意义, 而不是语言 。我觉得译者或译员都是画家 ,而不是摄影师。绘画是借助画家的看法, 从要表现的现实中提炼与现实相当的意义和信息 ,翻译亦然, 是要透过语言层次 , 深入到言语层 面 ,理解文本或篇章的意义 ,以恰当的形式加以表达 。”
最后, “雅”是翻译之语体选择。
雅”就是要注意修辞, 富有文采。雅本于《论语·述而》 , “子所雅言 , 《诗》 、《书》执礼, 皆雅言 也” 。雅言就是诸夏的话, 也就是当时的官方语。《尔雅·序》题下疏曰:“尔 ,近也, 雅, 正也 ,言可近 而取正也” 。严复认为 ,“言之无文, 行之不远” , 如果用方言而不用雅言, 由于其受地域制约, 则会 “行之不远” 。他认为要做到“雅” ,对语体选择是汉以前的字法句法 。“故信 、达而外, 求其尔雅, 此 不仅期以行远耳 。实则精理微言 , 用汉以前字法、句法 , 则为达易 ;用近世利俗文字, 则求达 难” 。严复认为, “雅”是在信和达的基础上尽可能追求译文语言本身的古朴典雅 ,以求传达原 文的“精理微言” 。
翻译首要的是叙述清楚 、读来流畅 、遣词造句有文采 , 使读者阅读后能得到极大的享受, 这是 翻译的最大成功 。为达到“雅” , 严复对翻译中的文体十分注意, 他总是喜爱用中国古文表达出来。 严复为何选择以前的语体呢 ,这与他对中西语言文字的理解有关系 。严复认为 ,西方国家“文白合 一” ,是“语言合之文字” 。西方国家近世文章和以前相比 , 在思想和学术方面有所进步 ,但在感 情表达上并没多大进步 。中国古今文体差异较大 ,在古文学中, 词汇丰富, 表现手法多样 ,而且符 合优美的标准。“今夫文字语言之所以为优美者, 以其名辞富有 ,著之手口, 有以导达要妙精深之理想,状写美丽奇异之物态耳。如刘勰云 :情在词外曰隐, 状溢目前曰秀 ;梅圣俞云 :含不尽之意, 见于言外,状难写之景 ,如在目前 ;又如沈隐候云:相如工为形似之言 ,二班长于情理之说” 。他认 为 ,在对“情”和“状”的表达上, 古文远非白话文可比, “诗之善述情者 , 无若杜子美之《北征》;能状 物者 ,无若韩吏部之《南山》 。设用白话, 则高者不过《水浒》 、《红楼》 ;下者将同戏曲中簧皮之脚 本 。” 同时 ,严复对中国古文的推崇与他受到晚清桐城派的影响有关 ,他对桐城派的古文家吴汝 纶十分尊重 ,认为他“既湛旧学 ,又乐闻新知” , “平生风义兼师友 ,天下英雄惟使君” ,所以他的译作 多有桐城遗风。用古文译出来的作品读起来朗朗上口 ,很有韵味 , 具有较高的文学价值。如 严译《天演论》 :“赫胥黎独处一室之中 ,在英伦之南, 背山而面野。槛外诸境 , 历历如在几下, 乃悬 想二千年前 ……”鲁迅先生认为 ,在严译名著中, “最好懂的自然是《天演论》 , 桐城气十足 ,连字的 平仄也都留心,摇头幌脑的读起来,真是音调铿锵, 使人不自觉其头晕。这一点竟感动了桐城派老 头子吴汝纶 ,不禁说是`足与周秦诸子相上下’ 了” 。鲁迅先生也觉得写得很好,竟一口气就将它 读完。
严复提出“信 、达 、雅”之翻译标准 , 距今已经 100 多年了 。在这一百多年时间里 , 对“信 、达、 雅”的阐释可谓是仁者见仁 ,智者见智 ,横看成岭侧成峰 , 远近高低各不同。对其评判也是毁誉参 半 ,莫衷一是 。傅斯年认为 ,“严几道先生译的书中, 《天演论》和《法意》最糟 … …这都是因为他不 曾对原作者负责任,他只对自己负责任。”胡适则认为严复“能勉强做到一个达字” 。周笃宝则 认为,如果说严氏的翻译思想有不妥之处 ,皆失之于“雅” 。而郭延礼则认为严复所译著作中, 于 信 、达 、雅的标准未能全部实现。
作为近代会通中西的第一人,严复在其翻译实践中确实并没有完全做到“信 、达 、雅” ,这与他 的翻译动机和当时的社会现实有很大的关系。首先从翻译动机来看 ,严复的翻译西方著作是围绕 “开民智”来进行的。鸦片战争以来, 中国国势日弱 ,出现了“千古未有之变局” , 渐受西方列强凌辱 而到了生死存亡的境地。先进的中国人为救危亡之中国 ,提出了“师夷长技以制夷” 的思想 。学习 西方首要的是学习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, 于是在战后出现了翻译西方军事技术的热潮。甲午一役 的失败 ,使严复认识到治国之本 ,不在科学技术 , “则是亦于民智 、民力 、民德三者加之意而已, ”其 中则“又以民智为最急也”。只有大量翻译西方社会科学著作 ,对国民进行启蒙 ,开启民智才能 做到自强保种。所以严复在翻译时一边是原作 , 另一边则是自己所加的按语 。他翻译时 ,也不完 全是根据忠实原作的“信”的标准来进行的 ,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 ,“题曰达旨 ,不云笔译 ,取便发 挥 ,实非正法” 。也就是说严复采用意译加按语的方式, 为超越西学文本进行现实文化阐释打 开了空间。严复的翻译不是一个纯粹的翻译 ,强烈的现实关怀和为我所用的文化阐释 ,导致了严 复对西学原著解读的合理偏差 。西学文本的中国式解读很快就引起国人的关注, 使“自强保种”成 为时代的最强音 ,这达到了严复开启民智 ,救亡图存的目的。
从社会现实来看, 尽管鸦片战争后中国开始了学习西方的热潮 ,但中国守旧势力不可小视。 要不要向先进的西方学习, 学习哪些东西 ,新旧思想观念发生了激烈冲突。在学习西方问题上, 顽 固守旧派人士强烈反对,理学大师倭仁认为,窃闻立国之道, 尚礼义不尚权谋;根本之图, 在人心不 在技艺 。尽管后来洋务派大量引进西方科学技术, 但由于传统守旧势力的强大, 他们也不得不将 学习西学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, 即“以中国伦常名教为本原, 辅以诸国富强之术” 。如何使国人 尤其是中国的士大夫能接受来自西洋的思想 ,则必须对原有文本进行创造性转换 , 使之成为本土 形式。“如果翻译在特定多元系统中处于次要地位 ,译者寻求能够使译作为接受文化所接纳 ,不惜 第 2 期 冯立新:论严复“ 信、达、雅” 翻译思想 以牺牲文本的原始形式,使译作适应接受文化现有的准则” 。严复认识到士为民风之本, 要使国 人了解西学 ,最关键的是要让官僚士绅阶层能认同西学。所以,他十分讲究译著的文体形式 ,他采 用典雅的先秦文体 ,使之适合传统士大夫认知习惯。对此王佐良先生在 Two Early Translators Reconsidered 中有过精彩的评价 ,“雅”绝非一般人所理解的那样“追求完美” , 严复用汉以前的雅语译 《原富》 、《法意》 、《穆勒名学》 、《群学肄言》 、《天演论》等著作, 其目的在于在这些代表西方现代思想 的苦药外面裹上一层古雅文体的糖衣 ,以使向来对外来事物抱深闭固拒态度的中国士大夫比较容 易下咽 。“雅”也者,实为严复的一种招徕之术。事实证明 , 严复“招徕之术”为中国官僚士大夫所 接受, 唤起了国人追慕西学扶危救亡的热情。
总之 ,严复在开一代翻译之风, 着意介绍西方先进思想方面功不可没。他的“译事三难 :信、 达 、雅”在历经百余年, 经过多角度解释 ,也就是所谓“旧瓶装新酒” , 赋予新的内涵之后 ,仍具有强 大的生命力 ,仍能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流派为更多的翻译同仁所接纳。

* 原文: http://xuebao.scau.edu.cn/sk/ch/reader/create_pdf.aspx?file_no=20050250&year_id=2005&quarter_id=2&falg=1

Categories: 速译资讯